油價突然大跌的原因果然是它!一個油市新時代呼之欲出

時間:2020年05月23日 08:57:40 中財網
  在經過一段狂飆之后,瘋狂的多頭是時候停下來,好好捋一捋市場里面正在發生的變化。

  復盤油市的瘋狂5月
  不可否認,油市的現狀是光明的——尤其是和一個月前的慘狀相比的話。

  自4月底以來,油價一路狂奔,已經逐步收復價格戰爆發以來的部分失地。從日線圖上可以清楚看出,雖然仍不時出現動蕩,但以4月22日為分界線,美、布兩油都走出了一條明顯的上行通道。

  數據不會騙人。在今天大幅下挫之前,過去一個月,WTI原油有17個交易日收漲,只有5個交易日錄得下跌。布倫特原油雖然只有14個交易日收漲,但其實際漲幅可不小——幾乎上漲了一倍。

  除了作為全球基準的布倫特原油和WTI原油之外,全球各大原油交易中心的現貨價格也在這段時間內快速回升。

  美國海灣地區是個明顯的例子,由于進入5月后沙特削減原油出口量,當地多數油品的價格已連續數日甚至數周上漲。其中,北美地區漲勢最強勁的是那些出口到亞洲的油品,因為包括中國、日本、韓國在內多的許多亞洲國家石油需求正快速恢復。

  歐洲方面,主要銷往東亞地區的俄羅斯的ESPO原油本周價格,較迪拜原油基準價格溢價每桶3.5美元。另一種產量頗大的俄羅斯油品庫頁島混合燃料油(Sakhalin Blend)雖然仍以每桶貼水1- 2美元的價格銷往亞洲,但和一個月前高達8.70- 9美元的貼水幅度相比,價格已明顯回漲。

  中東方面,據交易員透露,6月份裝運的伊拉克巴士拉輕質和重質原油,以每桶4.50至4.80美元的溢價賣給了亞洲的一位買家,這一價格分別較5月份高2.5美元和3.5美元。交易員們表示,中國等亞洲經濟體的快速復蘇,是油價的主要推動力。

  需求端有大問題,但不是唯一的問題
  正如上文所說,油價本輪上漲,供應端收緊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  雖然官方統計尚未出爐,但從各方消息源得到的綜合數據來看,歐佩克+石油日產量已經削減了近1000萬桶,北美油企也在以瘋狂的速度關閉鉆井平臺。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分析師Michael Tran在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:
  “簡而言之,歐佩克+主導的減產正在發揮作用。我行此前預計石油市場將在6月底或7月初出現初步的供不應求現象,但當前指標顯示,出現這一現象的時間比我們的預期提前了四到五周?!?br />
  現在讓我們回到最初的問題,近期紅紅火火的油市,為何在今天突然掉頭向下呢?

  財經網站Forexlive分析師Eamonn Sheridan一針見血:
  “問題不是出現在供應端,而是在于市場對原油需求的擔憂重現。過去幾周原油價格大幅上漲,和封鎖措施的大面積解除有很大關系。在這種樂觀情緒影響之下,油價的上漲可能有些‘超前’了?!?br />
  咨詢公司Energy Aspects的分析師理查德馬林森(Richard Mallinson)則分析道:
  “早期的經濟復蘇跡象似乎正在推動部分市場迅速重新定價,但油市能否重新達到供需平衡,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需求端的后續復蘇程度和速度??梢钥隙ǖ氖?,現在供需還沒有達到完全平衡水平——盡管很多早期的崩潰跡象已經慢慢消失?!?br />
  馬林森指出,目前歐洲、美國經濟復蘇程度遠遠落后于亞洲。油價在過去這一個月的大幅反彈意味著,若需求端看不到更多積極信號的話,短期內油價會有很大的回落空間。

  這時候,更大的問題來了:需求恢復速度和市場預期之間的脫節,給油價帶來了超出合理幅度的反彈,這會給整個行業帶來額外的負擔,甚至危機。其中,維也納JBC能源公司(JBC Energy GmbH)分析師尤金林德爾(Eugene Lindell)指出,一些下游行業已經開始出現新的問題:
  “在非常短的時期內,油價過度上漲,最終導致煉油行業陷入困境。一方面,原油來貨價格上升,另一方面銷售情況其實并沒有那么樂觀,歐洲和美國的需求,要想回到疫情前的水平,還要等待很久?!?br />
  作為整個供應鏈條中最重要的環節之一,煉廠陷入困境的副作用,很快就蔓延到其他生產環節之中,原油開采鉆探商、油氣服務商無一幸免。

  一個不容忽視的新趨勢
  煉廠歷劫對整個生產鏈的影響,其實原理很簡單:
  當煉廠入不敷支、難以為繼,下游成品油生產銷售行業就會全面癱瘓。銷售端是整個原油市場的根基命脈,上游開采商肯定不能坐視不管。但難就難在,正是由于上游生產商大力減產油價才會狂飆;但若重新放開產量限制,油價的走勢又無法預料,沒有人會有勇氣承擔這個責任。

  說到最后,這就是一個無解的難題。要解開這個死循環,方法并不多。

  一是寄希望于市場盡快恢復冷靜,油價告別大起大落模式回歸常態。

  第二,就是行業的聯合,和抱團。不僅對于煉廠是如此,對于大型原油開采商來說也是同樣的道理,在這種危機關頭,只有強強聯合才可以度過危機。

  前者太被動,后者,值得我們好好掰扯掰扯。

  事實上,2016年石油危機過后,就出現過一次并購潮。

  能源巨頭荷蘭皇家殼牌與英國天然氣集團(BG Group)、森科能源(Suncor energy)和加拿大油砂公司(Canadian oil Sands)達成了一筆高達600億美元的并購交易,哈里伯頓(Halliburton)和貝克休斯(Baker Hughes)也提出了一份價值高達350億美元的并購交易,但最終未能通過美國證監會的審查。

  不僅如此,類似的場景還曾在2008年金融危機后的華爾街上演過。在雷曼倒下之后,精明的華爾街大鱷抓住機會向監管部門施壓,批準了本來爭議多多的大型并購交易。路透社分析師羅布考克斯(Rob Cox)認為,大型石油企業應該效仿華爾街的大鱷們,掀起一股并購熱潮。

  2008年重創全球銀行業的金融危機,為美國銀行斥資500億美元收購美林證券等大型并購交易掃清了障礙。緊隨其后,富國銀行分別斥資151億美元和120億美元,將兩大競爭對手美聯銀行和勞埃德銀行收入囊中。

  但與危機爆發前就開始出現的中型能源企業合并潮不同,考克斯表示,??松梨?、雪佛龍和英國石油公司這種超級巨頭之間的合并,才是徹底重塑油市格局的大事情??伎怂乖诼吠缸闹赋觯?br />   危機當前,有關競爭和反壟斷的擔憂可能都是其次,因各國政府應該改變策略,開始優先建設運營效率更高、抗壓能力更強、資產負債狀況更健康的超級石油產業。站在油企的角度,它們相信也會很開心地利用這個機會降低風險,并爭取通過那些原本面臨審查的巨額交易。

  要知道的是,作為全球原油生產商中無可爭議的一哥,沙特阿美市值高達1.6萬億美元,在海灣地區可以說是權勢滔天。本來,就算強如??松梨?、雪佛龍也無法憑一己之力和沙特阿美對抗。但若聯合起來,那形勢可就不一樣了。

  考克斯認為大型油企之間如果真的掀起并購潮,油市的勢力劃分可就更加復雜、更加膠著了。從長遠來看,看似前途光明的“強強聯合”對油市來說完全是禍福難料。

  馬上下載東方財富期貨APP開通期貨賬戶,布局T+0可雙向交易的原油期貨>>
  .金.十.數.據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正规信誉现金手机棋牌 自动广告收益挂机下载 如何在网上赚钱 豪利棋牌最新下载 5毛微信长春麻将群 长沙麻将技巧大全图解 下载安装云南山水麻将 推倒胡打麻将稳赢技巧 大智慧股票吧 短线股票微信交流群 追光娱乐棋牌下载最新版